<th id="qe4hm"></th>
<s id="qe4hm"></s>

<button id="qe4hm"><acronym id="qe4hm"></acronym></button>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千億政府補助!汽車、電子、化工再度囊括行業前三

發布日期:2020-01-03 10:23:01     來源:江淮機電網      編輯:jyy

  2020年1月1日,新年第一天,北汽藍谷(600733.SH)即公告稱,收到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財政審計局3億元獎勵資金。

  這一補助數額將在2019年年報上有所體現。

  北汽藍谷表示,上述政府補助擬定為與收益相關的政府補助,預計對公司2019年度利潤總額的影響金額為人民幣3億元,擬計入其他收益科目。

  年報季前,補貼大潮再起。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根據上市公司公告不完全梳理,僅2019年12月便有380家上市公司密集公告收到政府補助,其中12月31日便多達49家。這還不包括未觸及凈利潤10%等披露標準的政府補助,更多政府補助數據將在隨后發布的年報中得以披露。

  在此前的2019年前三季度已有3548家上市公司在財報中披露獲得政府補助收益,占3760家上市公司的94.36%,累計獲得政府補助1055.71億元。

  無論是從總額還是平均數來看,2010年以來,上市公司政府補助一直呈現上升趨勢。

  超千億政府補助摸底

  而每到年底,上市公司“保殼”大戰打響,政府補助也成為扭虧的重要手段之一。

  根據《企業會計準則第16號—政府補助》等相關規定,政府補助分為與資產相關的政府補助和與收益相關的政府補助。與資產相關的政府補助,是指企業取得的、用于購建或以其他方式形成長期資產的政府補助。與收益相關的政府補助,是指除與資產相關的政府補助之外的政府補助。

  “上市公司獲得政府補助,一般有與經營相關和與資產相關兩大類。有些行業需要財政支持激勵,有些是沒有補貼就可能虧本沒人愿意干,還有一些是使用資產的補償例如拆遷?!辟Y深投行人士王驥躍受訪時指出。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前三季度獲得政府補助金額排名前100的上市公司中,來自電子、汽車、交通運輸行業的最多。

  同樣從2018年年報來看,汽車、電子、化工行業的政府補助金額均超百億,且連續三年位居行業前三甲。

  “從目前來看,獲得政府補助的上市公司大致可以分以下類型:一類是與國計民生有關的公司。比如類似農業補貼等專項補助。二是符合國家和地方政府各種扶持政策的,這一類多數是高新科技企業。三是業績不佳或ST公司,地方政府紓困資金或者為了保殼。四是其他與地方政府有相關合約約定的,類似于一事一議?!敝心县斀浾ù髮W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1月2日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

  2019年前三季度來看,獲得政府補助金額最多的為中國石化,達到31.52億元。近10年來,上市公司政府補助金額第一位由中國石油和中國石化輪番摘得。

  中國石化之后是廣汽集團、上汽集團、京東方A、比亞迪、TCL集團、格力電器、萬華化學、彩虹股份、長安汽車等。前10家除了比亞迪為民營企業外均為國企,10家中汽車4家、電子3家、化工2家、家用電器格力電器1家。

  汽車行業的政府補助來看,不少來自于新能源補貼。

  以北汽藍谷為例,2019年以來5次公告獲得政府補助,均為各地政府發放的新能源汽車產業扶持資金,共計超13億元,計入其他收益科目。

  563家扣除補貼后虧損

  從2019年前三季度財務數據來看,有563家上市公司凈利潤減去政府補助后為負值。

  規律相似,根據2018年年報,亦有125家上市公司在扣除政府補助后凈利潤由盈轉虧。

  每逢年末,“保殼大戰”進入高潮,563家這一數據至2019年年末是否會例行縮窄有待于年報的出爐。

  記者根據上市公司公告不完全梳理,僅2019年12月便有380家上市公司密集公告收到政府補助,其中12月31日便多達49家。

  根據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標準,對于與收益相關的政府補助,補助數額占上市公司最近一個會計年度經審計凈利潤10%以上且絕對金額超過100萬元觸及披露標準,更多政府補助數據或將在隨后發布的年報中得以披露。

  “大部分補貼都不是為了保殼。當然有少量會為保殼而給補貼?!蓖躞K躍認為。

  563家扣除政府補助后轉虧的公司中,103家為ST、*ST公司,一些公司“保殼”壓力高懸。

  而政府補貼這一手段也多次奏效。

  例如山西路橋(000755.SZ,此前簡稱“*ST三維”),2012年、2013年分別虧損2.9億元、3.8億元,最后在2014年通過剝離非營利資產、獲取技術許可收入等方式實現扭虧為盈。其后,2015年、2016年又連續2年虧損,在2017年再度面臨退市風險。2017年,其進行了重組保殼和會計差錯更正,最后成功在2017年年報實現扭虧為盈。

  這一扭虧很大程度上來自于政府的“雪中送炭”。

  *ST三維方面披露,公司收到臨汾市財政局下發的各項政府補助資金共計4.66億元,直接計入當期收益。另一部分影響較小的是,*ST三維出售了子公司65%的股權。2017年,臨汾市公共財政預算收入為97.1億元。另外,根據臨汾市國家稅務局官網的公開數據顯示,臨汾市當年企業所得稅完成約11.8億元。其中,*ST三維的所在地洪洞縣全部稅收約9.7億元,與上一年比累計增長約4.9億元。4.66億元政府補貼占到臨汾全年企業所得稅的近一半,直追洪洞縣2017年全部稅收的增長額。

  在*ST三維披露的《重大資產出售暨關聯交易報告書(草案)摘要(修訂稿)》中,曾提到政府對其保殼工作的重視程度?!渡轿魅S保殼工作協調會議紀要》要求:“要采取綜合措施,保證山西三維不被退市,有效利用上市公司殼資源,同時山西交通事業發展迅速,迫切需要上市公司平臺進行資產管理和運作?!?/span>

  退出機制正在健全

  地方政府通過政府補助的形式幫助當地上市公司達成各項指標以完成“保殼”的目標也是司空見慣。上市公司無論是從就業、稅收、產業鏈貢獻等方面,還是從“面子”來說,地方政府都不喜歡自己轄區的上市公司被摘牌,一般都會盡力保殼。

  按照盤和林的邏輯,地方政府用各種名目來對上市公司進行補貼,從地方政府的利益出發,是“利益最大化”的體現,有一定的合理性,有時候是彌補資本市場大幅波動的必要舉措,例如為了防止大規模上市公司股權質押爆倉,2019年上半年不少地方出臺了紓困資金,有積極的一面。但同時也要防止扭曲市場配置,尤其是尋租或者道德風險。政府還是應當通過市場化手段來幫助企業,盡量避免直接用公共財政資金來幫助上市公司。

  對于“保殼”現象,王驥躍認為,退市規則可以改成考察扣非前后孰低者。

  近年來,隨著監管層大力推動退市制度執行,一些變化也正在發生。

  2019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完善資本市場基礎制度”,“提高上市公司質量,健全退出機制”。

  2019年9月份,證監會召開的全面深化資本市場改革工作座談會上,也指出,要“大力推動上市公司提高質量。制定實施推動提高上市公司質量行動計劃,切實把好入口和出口兩道關,努力優化增量、調整存量。嚴把IPO審核質量關,充分發揮資本市場并購重組主渠道作用,暢通多元化退市渠道,促進上市公司優勝劣汰?!?/span>

  證監會上市部副主任孫念瑞也表示,科創板退市制度改革中,設置了組合性財務類退市指標,力求精準清除“僵尸企業”和“空殼公司”。
分享到:0

安徽省機電行業協會微信公眾號

江淮機電網微信公眾號

捕鱼app